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中西随想 > 文章归档 > 2019年06月
2019年06月12日 12:37

一个中国少年的朝圣之旅——第21天

抵达希洪 拉费雷拉至希洪 (25 公里) 2018年8月9日 Pension Avilesina   1   大约6:30分,被一阵欢快的音乐唤醒。这是迄今为止,在朝圣路上,第一家以播放音乐的形式,提供的叫早服务。乐曲的名字叫不出来,但是入耳感到温暖、兴奋,给人一种要拥抱阳光的冲动。   7点钟开始早餐,是那种标准的欧式风格,面包、黄油、牛奶、咖啡,一应俱全。早餐结束,杰森和我帮助主人把碗碟捡拾到洗碗池,主人赛久简单冲洗一...
阅读全文>>
2019年06月08日 13:46

一个中国少年的朝圣之旅——第20天

戏说蝴蝶效应 拉伊斯拉至拉费拉利-阿芒蒂(23公里) 2018年8月8日 Albergue De Perigrinos La Ferrería   在La Isla酒店,早餐的时候工作人员递上了一个笔记本,上面有一些住客的留言,主要是朝圣者。我在上面看到有一位中国人带着自己的女儿豆豆在7月22号也住在这家酒店,她们走的也是北方之路。   我鼓励杰森在这个笔记本上写下自己的话。他不太善于应景作文,有点不情愿。于是我说那你就画吧,他拿出笔来三下两下...
阅读全文>>
2019年06月07日 20:11

一个中国少年的朝圣之旅——第19天

走入穷途末路 潘纳雷斯德普利亚至拉伊斯拉(27公里) 2018年8月7日 Hotel La Isla   早上7:15左右离开驿栈,外面是阴天。出村不远,左边一排石头砌成的围墙,每块石头上都画着五颜六色的图案,煞是好看。其中还有一个朝圣之路标志的十字。旁边一个木桶上,别出心裁地画着一些国家的国旗图案。   继续往前走了大约十多分钟,来到一个岔路口,从路边的标志上可以形象地看出,这一带的海岸线也有地下暗河(Bufones),可以...
阅读全文>>
2019年06月05日 11:02

一个中国少年的朝圣之旅——第18天(下)

偶遇西班牙牛仔和快乐的彼得 塞罗里奥至潘娜丽丝德普利亚(14.5公里) Albergue La Llosa de Cosme   我们离开酒店,继续沿着海岸线向西。不到一公里,大约在中午12:15前后,进入了亚尼斯(Llanes)地界,眼前又出现了一个美丽的海滩。虽然已经见过无数的海滩,我们并没有出现审美疲劳,仍然为眼前的美景所吸引,不由自主地放慢脚步,观赏拍照。   吸引我们的不仅是自然景观,海滩上和路边遇到的所有人,都是故事,都很...
阅读全文>>
2019年06月04日 11:19

一个中国少年的朝圣之旅——第18天(上)

上帝的礼物 塞罗里奥至皮纳雷斯德普利亚(14.5公里) 2018年8月6日 Albergue La Llosa de Cosme   今天11:30才离开酒店。这几乎成了我们的惯例。正如在前面记录的那样,如果是住驿栈,会很早出发。如果住酒店,就会晚出发。   酒店的自助餐算不上丰盛,但是杰森吃得津津有味。他在一块方形的面包片上,涂满了黄油和果酱,然后在上面铺上火腿肉片和奶酪。整个过程要好几分钟,他一点儿也不嫌烦。吃完了一块儿以后,如...
阅读全文>>
2019年06月02日 15:28

一个中国少年的朝圣之旅——第17天(下)

会打呼噜的山 潘度爱丽丝至塞罗里奥(20.6公里) 2018年8月5日   我一边听艾思莉讲述自己的故事,一边脑子里就习惯性地跟中国对照,脑子里浮现出中国无数的留守儿童,以及无数丧失了父母的孩子,她们饥寒交迫,没有良好教育的环境,长大了自己痛苦,也给社会带来负担。如果有很多问题儿童在社会上,一个国家是不可能真正繁荣富强,长治久安的。   德国人明白这一点,并不认为谁家生的孩子就是谁家自己的事儿。他们把孩...
阅读全文>>
2019年06月01日 08:22

一个中国少年的朝圣之旅——第17天(上)

领养四个孩子的朝圣者 潘度爱丽丝至塞罗里奥 (20.6公里) 2018年8月5日   “The pain and suffering during a camino are on the whole quite manageable. A sleepless night is not the end of the world, blisters can be treated everywhere and you can get used to a heavy pack, or you can learn to leave unnecessary stuff behind. As pain and suffering go, and with some serious exceptions, most of it can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