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中西随想 > 个人分类 > 未分类
2019年08月09日 03:29

田遥走了

田遥走了 2019年8月7日星期三,西雅图时间凌晨4:10,我的好朋友好同事田遥,因癌症医治无效而辞世。   得知他罹患肾盂癌,是在2018年的12月9日。接到田遥夫人于莹微信告知,两个月之前,他感到疲倦、腰痛,一查出来就是肾盂癌四期,已经转移到肝部,没有手术价值,直接进入化疗。再往后,就是一连串的化疗、免疫疗法、再化疗,一直到上个月底,开始神志不清,癌细胞转移到脑部,转入临终护理。   一开始,他还在坚持锻炼,微信里还跟...
阅读全文>>
2019年06月12日 12:37

一个中国少年的朝圣之旅——第21天

抵达希洪 拉费雷拉至希洪 (25 公里) 2018年8月9日 Pension Avilesina   1   大约6:30分,被一阵欢快的音乐唤醒。这是迄今为止,在朝圣路上,第一家以播放音乐的形式,提供的叫早服务。乐曲的名字叫不出来,但是入耳感到温暖、兴奋,给人一种要拥抱阳光的冲动。   7点钟开始早餐,是那种标准的欧式风格,面包、黄油、牛奶、咖啡,一应俱全。早餐结束,杰森和我帮助主人把碗碟捡拾到洗碗池,主人赛久简单冲洗一...
阅读全文>>
2019年06月08日 13:46

一个中国少年的朝圣之旅——第20天

戏说蝴蝶效应 拉伊斯拉至拉费拉利-阿芒蒂(23公里) 2018年8月8日 Albergue De Perigrinos La Ferrería   在La Isla酒店,早餐的时候工作人员递上了一个笔记本,上面有一些住客的留言,主要是朝圣者。我在上面看到有一位中国人带着自己的女儿豆豆在7月22号也住在这家酒店,她们走的也是北方之路。   我鼓励杰森在这个笔记本上写下自己的话。他不太善于应景作文,有点不情愿。于是我说那你就画吧,他拿出笔来三下两下...
阅读全文>>
2019年06月07日 20:11

一个中国少年的朝圣之旅——第19天

走入穷途末路 潘纳雷斯德普利亚至拉伊斯拉(27公里) 2018年8月7日 Hotel La Isla   早上7:15左右离开驿栈,外面是阴天。出村不远,左边一排石头砌成的围墙,每块石头上都画着五颜六色的图案,煞是好看。其中还有一个朝圣之路标志的十字。旁边一个木桶上,别出心裁地画着一些国家的国旗图案。   继续往前走了大约十多分钟,来到一个岔路口,从路边的标志上可以形象地看出,这一带的海岸线也有地下暗河(Bufones),可以...
阅读全文>>
2019年06月05日 11:02

一个中国少年的朝圣之旅——第18天(下)

偶遇西班牙牛仔和快乐的彼得 塞罗里奥至潘娜丽丝德普利亚(14.5公里) Albergue La Llosa de Cosme   我们离开酒店,继续沿着海岸线向西。不到一公里,大约在中午12:15前后,进入了亚尼斯(Llanes)地界,眼前又出现了一个美丽的海滩。虽然已经见过无数的海滩,我们并没有出现审美疲劳,仍然为眼前的美景所吸引,不由自主地放慢脚步,观赏拍照。   吸引我们的不仅是自然景观,海滩上和路边遇到的所有人,都是故事,都很...
阅读全文>>
2019年06月04日 11:19

一个中国少年的朝圣之旅——第18天(上)

上帝的礼物 塞罗里奥至皮纳雷斯德普利亚(14.5公里) 2018年8月6日 Albergue La Llosa de Cosme   今天11:30才离开酒店。这几乎成了我们的惯例。正如在前面记录的那样,如果是住驿栈,会很早出发。如果住酒店,就会晚出发。   酒店的自助餐算不上丰盛,但是杰森吃得津津有味。他在一块方形的面包片上,涂满了黄油和果酱,然后在上面铺上火腿肉片和奶酪。整个过程要好几分钟,他一点儿也不嫌烦。吃完了一块儿以后,如...
阅读全文>>
2019年06月02日 15:28

一个中国少年的朝圣之旅——第17天(下)

会打呼噜的山 潘度爱丽丝至塞罗里奥(20.6公里) 2018年8月5日   我一边听艾思莉讲述自己的故事,一边脑子里就习惯性地跟中国对照,脑子里浮现出中国无数的留守儿童,以及无数丧失了父母的孩子,她们饥寒交迫,没有良好教育的环境,长大了自己痛苦,也给社会带来负担。如果有很多问题儿童在社会上,一个国家是不可能真正繁荣富强,长治久安的。   德国人明白这一点,并不认为谁家生的孩子就是谁家自己的事儿。他们把孩...
阅读全文>>
2019年06月01日 08:22

一个中国少年的朝圣之旅——第17天(上)

领养四个孩子的朝圣者 潘度爱丽丝至塞罗里奥 (20.6公里) 2018年8月5日   “The pain and suffering during a camino are on the whole quite manageable. A sleepless night is not the end of the world, blisters can be treated everywhere and you can get used to a heavy pack, or you can learn to leave unnecessary stuff behind. As pain and suffering go, and with some serious exceptions, most of it can ...
阅读全文>>
2019年05月31日 14:00

一个中国少年的朝圣之旅——第16天(下)

 

再遇鲍勃

塞尔迪奥至潘度爱丽丝 19.8公里)
201884

大约11:20分,前面的路上出现了一群中小学生,有的跟杰森年纪差不多,还有一些像是十三四岁的样子。这些学生用粉笔在地上画了形状各异的图形,用手指在图案里弹着一种像棋子一样的东西。我问他们在玩什么游戏,一个学生用西班牙语说是La Chapaz Youtube 上面真的有这种游戏的视频)。他们说自己是学生,也是运动员。

继续前行,路的右手边几个孩子在栏杆内踢...


阅读全文>>
2019年05月29日 22:19

一个中国少年的朝圣之旅——第16天(上)

朵丽丝的转型之路

赛尔迪奥 至 潘度艾雷丝 19.8公里)
201884

半夜睡得正香,被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吵醒。原来旁边上下床的两位朝圣者,正在整理背包。其中的一位,就是前些天在路上遇见的那位已经走了上千公里,磨破了一双徒步鞋的意大利武术教练!

我以为天要亮了,看了手机,才不到3点半。起身来到院子里,夜里的凉气袭人,不由得打了个冷战。只见满天繁星,村子里静谧无声。我压低了声音,问武术教练,为什么这么...


阅读全文>>
2019年05月22日 11:31

一个中国少年的朝圣之旅——第15天(下)

一个中国少年的朝圣之旅——第15天(下) 朝圣路上的接龙游戏 圣文森特– 赛尔迪奥(8.8公里) 2018年8月3日 Municipal Albergue   7点半左右,路过一户人家,有五六条狗,对着我们狂吠。它们的叫声此起彼伏,像是合唱。细看它们的尾巴摇的正欢,说明它们还是友好的。   又往前走了大约十多分钟,一条身材苗条非常好看的狗,全身白色,只有头脸上有一些咖啡色,说不出是什么品种,把前爪搭在院墙的铁丝网上,对着我们一阵狂吠。这条狗的两只耳朵特别长,耷拉...
阅读全文>>
2019年04月14日 09:12

一个中国少年的朝圣之旅——第15天(上)

一个中国少年的朝圣之旅——第15天(上) 路过圣文森特 科米亚斯 - 圣文森特(10公里) 2019年8月3日   早上7点多钟,推开窗子,看到旅馆对面一片开阔的草地上,几幢红屋顶的建筑。旅馆的位置在城市的西部,是朝圣之路的必经之地。也就是说,我们昨天拖着疲惫的身躯,横跨了整个城区。好处是今天一酒店门外就是朝圣之路的官方道路。   我们起床后走到昨天路过的老城区,打算参观以后再出发。昨天到达的时候,高迪设计的建筑和城里的教堂都已经关门。来到科米...
阅读全文>>
2019年04月13日 21:38

一个中国少年的朝圣之旅——第14天(下)

抵达科米亚斯 桑提亚纳德尔玛 – 科米亚斯 (22.6公里) Hotel Solitare 2018年2日   虽然今天走的都是硬路面,但是道路两边秀丽的田园风光,算是对我们的补偿。漫漫朝圣路上,每天都会遇到新奇的景象、人物、动物和事件;每天都是全新的一天,这让充满了好奇心的杰森,每时每刻都感受到朝圣之旅无穷的吸引力。   我们路过的一个又一个村庄,很有农村的气氛。一些农民,光着膀子,在地里除草。也有的农民开着大轮...
阅读全文>>
2019年04月13日 13:00

一个中国少年的朝圣之旅——第14天(上)

一个中国少年的朝圣之旅——第14天(上) 杰森开启了闹气走模式 桑提亚纳德尔玛 – 科米亚斯 (22.6公里) Hotel Solitare 2018年8月2日   Being assertive does not mean attacking or ignoring others feelings. It means that you are willing to hold up for yourself fairly-without attacking others.   自信不意味着忽视他人的感受。自信应该是在不攻击他人的情况下优雅地自持。   Albert Ellis, Michael Abrams, Lidia Dengelegi, 1992   ...
阅读全文>>
2019年04月13日 10:14

一个中国少年的朝圣之旅——第13天(下)

一个中国少年的朝圣之旅——第13天(下) 酷刑博物馆 2018年8月1日 萨布拉·克鲁兹·贝扎纳 - 桑提亚纳德玛 (23公里) 桑提亚纳酒店   8   路上遇到人,或者朝圣者见面,会互道一声“Buen Camino!”。第一个单词是好的意思,表示祝愿。第二个单词是道路的意思,代表朝圣之路。合起来的意思是祝愿朝圣一路平安。   杰森根据谐音,恶作剧地把这句话拆解成汉语和西班牙语的组合,在他口里就变成了“不安的 Camino!”   他对此很得意,每天都要大声...
阅读全文>>
2019年04月13日 08:23

一个中国少年的朝圣之旅——第13天(上)

一个中国少年的朝圣之旅——第13天(上) 信仰与教育 2018年8月1日 桑塔酷路泽贝扎娜 – 桑提亚纳德尔玛(23公里) Hotel Santillana del Mar   “你所信仰的宗教以及你对神的信仰,都是一种对眼前事实的逃避,因此这种形式的信仰并不是真正的精神的修为。”   “人若是有行善的动机,这个动机真能带来善果吗?还是良善根本与这股想要行善的渴望无关?善是不是恶的反面?反面一定包含着与它对立的另一面,不是吗?一旦有了贪婪的观念,一定会产生不贪婪的...
阅读全文>>
2019年04月12日 20:39

一个中国少年的朝圣之旅——第12天B

一个中国少年的朝圣之旅——第12天B “冰雪”太太的驿栈 桂梅思 - 桑塔酷路泽贝扎娜 (27.7 公里) 2018年7月31日 Albergue Santa Cruz Bezana   Pilgrims, poor or rich, whether coming or going to the place of St. James, must be received charitably and respected by all peoples. For whoever will take them in and diligently procure hospitality for them, will be hosting not only St. James but even the Lord Himself. 朝圣者,无论...
阅读全文>>
2019年04月12日 17:58

一个中国少年的朝圣之旅——第12天A

一个中国少年的朝圣之旅——第12天A 一个失败者的自白 桂梅思 - 桑塔酷鲁泽贝扎娜 (27.7公里) 2018年7月31日 Albergue Santa Cruz Bezana   一方面能够足够强健地承受,另一方面又能保持清醒的品质,正是一个拥有一颗完善的、不可战胜的灵魂的人的标志。 ——马可 奥勒留 (Marcus Aurelius)   1   杰森和我早上6:45起床,到楼下和其他朝圣者共进早餐。将近上百人的早餐,跟昨天的两餐一样,简单而有秩序,都有志愿者提供服务。早餐开始之前...
阅读全文>>
2019年04月12日 15:48

一个中国少年的朝圣之旅——第14天(下)

抵达科米亚斯 桑提亚纳德尔玛 – 科米亚斯 (22.6公里) Hotel Solitare 2018年2日   虽然今天走的都是硬路面,但是道路两边秀丽的田园风光,算是对我们的补偿。漫漫朝圣路上,每天都会遇到新奇的景象、人物、动物和事件;每天都是全新的一天,这让充满了好奇心的杰森,每时每刻都感受到朝圣之旅无穷的吸引力。   我们路过的一个又一个村庄,很有农村的气氛。一些农民,光着膀子,在地里除草。也有的农民开着大轮...
阅读全文>>
2019年04月12日 15:34

一个中国少年的朝圣之旅——第11天

一个中国少年的朝圣之旅——第11天 什么是朝圣之路精神 诺哈 - 桂梅思(16.3公里) 2018年7月30日 AlbergueLa Cabana del Abuelo Peuto 阿布洛港卡巴纳阿尔伯格驿栈   “朝圣之路为什么对我们如此有吸引力?我们为什么会在长途跋涉中发现如此多的乐趣?尽管脚上磨出水泡,因为别人打呼噜或者整理背包发出噪音,我们晚上睡不好觉,有时候走丢或者不得不绕道走冤枉路,背着沉重的背包,在工业区枯燥的道路上步履蹒跚,每天用手洗内衣内裤。我们是不是自...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