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再遇鲍勃

塞尔迪奥至潘度爱丽丝 19.8公里)
201884

大约11:20分,前面的路上出现了一群中小学生,有的跟杰森年纪差不多,还有一些像是十三四岁的样子。这些学生用粉笔在地上画了形状各异的图形,用手指在图案里弹着一种像棋子一样的东西。我问他们在玩什么游戏,一个学生用西班牙语说是La Chapaz Youtube 上面真的有这种游戏的视频)。他们说自己是学生,也是运动员。

继续前行,路的右手边几个孩子在栏杆内踢足球。我们路过的时候,他们的足球飞了出来。这给了杰森显示自己脚下功夫的机会。只见他一个漂亮的倒勾,把球踢回了场上。一个孩子对着杰森伸出了两只大拇指,表示赞赏和感谢。杰森也面带得意,回报了一个微笑。

这个村子里也有一个驿站,是一个蓝色的小楼。旁边的院墙上,有一个拉丁美洲风格的广告,从上面的字样看得出是墨西哥的玉米卷饼小吃。有些拉丁美洲的富人,回到西班牙投资创业或者购置豪宅。不知道这个村子里是不是这样的情形。

村中心的小广场上,有一个古色古香的饮水龙头。旁边的一个桩子上,镶嵌着一个蓝底黄色的箭头。桩子的地面,用金属条从桩子向四周辐射,镶嵌成了一个更大的贝壳图案,很有新意。村子的尽头,有一个双塔教堂,虽然规模也很小,并且外墙是水泥的,看上去很不起眼,但是毕竟是教堂。教堂旁边的一个小公园里,矗立着一座不知道是谁的雕像。

一位胖胖的光头的尼姑,恰好从我们旁边经过。左手拿着一个矿泉水瓶,右边的肘腕上挂着一个黄色的塑料袋,笑容可掬地跟我们打招呼。已经走过了,杰森还带着好奇的眼光,对着她的背影看了一会儿才转过头来。公园的路边,又出现了一个贝壳和箭头的路标,旁边的一个木桩上,一块黄褐色的木牌,上面画着一个朝圣者的形象,指示我们向左便是潘度爱丽丝。

走过村庄以后,路况变得复杂起来,有好几个岔路,路标指向不同的方向。为了减少冤枉路,我打开了谷歌地图导航。这样做的好处是可以有把握地到达目的地;坏处是可能错过了官方朝圣者路线,错过不该错过的景物。

下午一点多钟,我们进入了阿斯图里亚斯省的地界,走到了亚尼斯(Llanes)小镇,在路边的一个酒吧点了我们的标准饮料。杰森说他从来不知道,冰镇的可口可乐这么好喝!我也一样,因为痛风,已经很多年不碰啤酒了。这次连续好几天,每天都会在下午喝上一杯冰镇柠檬啤酒。

杰森知道可口可乐里含有大量的糖分,喝多了会增加体重,所以不到万不得已,他不要求喝。经过这十多天的徒步,他比以前有更大的自我约束能力了,好像知道什么对自己有利,什么对自己不利,有意识地趋利避害了。

跟平时相比,我们俩现在每天在烈日下暴走,长达十多个小时,消耗的体力和热能很多,这个时候喝上一杯可口可乐或者冰镇啤酒,感到是莫大的享受。我相信不但不会给身体造成伤害,反而有利也未可知。

在酒吧里,我们遇见了前一天向我们推荐烤肉的那位朝圣者,他自我介绍名字叫鲍勃,来自苏格兰。鲍勃是个导游,十多年前就开始带团到中国,去过北京上海西安广州很多地方,对中国的风土人情很熟悉。

鲍勃很健谈,一副见过世面,跟三教九流都能混得很熟的模样。我们聊的话题很广。我问他对中国的印象,他说跟他最初到中国相比,现在的物价涨得很快。十多年前到中国旅游的中国游客,都觉得一切很便宜。现在不同了,跟英国和其他地方没有太大差异。

鲍勃说,在中国旅行有很多好玩儿的地方。让他感到不舒服的,是很多人有随地吐痰的习惯。他说走在路上,听见有人喉头发出噪音,心里就会一阵紧张。

餐馆外面一个桌上,有个男人在用一个移动的装置,在往杯子里倒饮料。鲍勃说是苹果酵素(cider)。那个人看见我们在观看,倒了一杯要从敞开的窗子递进来给我,我做出领情状婉言谢绝了。从导游书上看到,苹果酵素是这一带的特产。鲍勃说,往前走不远,有一个小镇,会用一种奇特的方法给客人倒苹果酵素,路过的时候一定要去体验一下。

下午三点钟左右,我们又回到了贴近海岸线的小路。这一带的风景实在无法用语言形容。在海边走着走着,眼前会突然出现一幅美景。

眼前的海浪撞击着岸边的石头峭壁,发出一阵阵轰鸣,泛起数不尽的白色浪花。脚下高低不平,奇形怪状的岩石,潮涨潮落的海水冲刷掉了覆盖在上面的土壤,裸露在外面。

有几处的岩石直上直下形成空洞,下面是被海水多年冲刷形成的暗河,每隔一会儿就会发出沉闷的巨响。

继续前行,下午四点钟,我们脚下踩在一片收割过后的麦田。一片金黄色,一直延伸到海边的一抹绿色灌木。前方的一个小型沙滩上,穿着五颜六色泳衣的人们,或躺在沙滩上享受日光浴,或者在海里游泳冲浪。

再往前的海平面靠近岸边的地方,两座高高耸起的礁石,像是天然屏障,给这片海滩提供了保护。这一带的海滩都很短,夹在两端的峭壁中间。我们站在峭壁上向下张望,像是看沟壑。有的地段,海水会冲过岸边,像内陆延伸数百米远,形成一个个洼地,里面的海洋生物吸引着孩子们跃跃欲试地打捞。

海岸上有一大片地,像是一个私人牧场,有栏杆包围,防止牛羊掉到海里。我和杰森要翻越栏杆,只能通过一个窄小的门。这个门不是以前遇到的能开关的那种门,而是一个高高的台阶,人需要登上去再迈下来。看样子是主人故意设计的,能挡住动物,但是不妨碍人类通过。

离开海岸向左,拐进一片树林,面前出现了一个像是《西游记》里描述的那种水帘洞,从远处望下去,水是浅绿色,水中一个男青年和四五个妙龄女郎在嬉戏游泳,其中一个连胸罩都没有戴,自由自在,令人神往。

不一会儿,她们从水里出来,光着脚在岩石上走,这时候看清楚有8个人。我远远地拍了照片,继续前行。大约几百米开外,一条小道引向右边的一个岩洞,走近一看,洞下面是一条浅浅的暗河,上面悬挂着钟乳岩石,上面覆盖着一块块的绿色苔藓。洞里有无数蝙蝠,杰森跃跃欲试想要进去探险,被我劝阻了。我担心他在黑暗中滑倒摔伤。

穿过这片树林,道路又把我们带回到了海边。又是一片被海浪开凿处的一片缺口,形成了一个距离海岸线上百米远的一片内湖,里面有些人在游泳。其中一对中年夫妇,男的大腹便便,女的裸露着上身,旁若无人,在浅水里往深处走。透过清可见底的海水,可以看见下面的礁石高低不平,在海水里光着脚走的人小心翼翼的样子。

在入海口的地方,矗立着一块巨大的礁石,状如一只站立的海鸟。我和杰森停下来观赏。杰森脱口而出,先是一句唐诗:“白云盘里一青鹅。”接着又是一声感叹:“哇塞,简直太漂亮了!”

我们回过头来,意外地发现,朵丽丝就躺在几米远的地方,在做日光浴。她也看见了我们。我们走近前,她指给我看左脚上的水泡,看上去很严重,显然无法继续往前走了。她在路边的一个驿站入住了。她说那个驿栈已经客满。我和杰森赶路心切,遂祝愿她的脚早日康复,向她道了一声“Buen Camino!”继续赶路。

大约下午五点钟,我们到达潘度爱丽丝小镇,在一个餐馆点了一份披萨。杰森说这是他吃过的最好的披萨。我不知道是因为我们饿了,还是这里的披萨的确比以往吃过的要好。反正我们两个人都很喜欢。中午吃了以后,到了晚饭的时候杰森要求还去吃这家的披萨。

我们入住的这家驿栈,是私人经营的。与以往的经历相比,这一家与众不同。进得门来,一个三十多岁的女士,为我们办理了入住手续,还在我们的护照上盖了章。这家驿栈对每人收取8欧元,不包括餐食。

旁边站立的一位黑人妇女,像是工作人员。这是我们在朝圣路上第一次见到黑人。她用蹩脚的英语告诉我们,在这里不允许手洗衣物。如果需要洗,要用她们的洗衣机。

我和杰森当天需要洗的衣物,只有各自的T恤衫,都是速干材料的,抓在手里也就是一小把。上次在一个农家院使用洗衣机,半天洗不完的经历还记忆犹新。再说为两件轻薄的T恤衫,开动一次洗衣机,浪费水电,实在不值得。

于是,我在杰森淋浴的时候,顺便把我们俩当天脱下的T恤衫简单洗了一下,交给杰森拿回房间。就在我洗完淋浴出来的时候,有个男人在浴室门外,看样子已经守候多时了。他一把夺过我手中刚换下的短裤,摸了一下发现是干的,立即还给了我,二话没说悻悻地走开了。

等我和杰森到室外晾晒衣服的时候,那个黑女人突然出现,把T恤衫一把夺过去,用蹩脚的英语说:“Three euros, three euros! (三个欧元)”。我大吃一惊,楞了三四秒钟,突然反应过来,将T恤衫夺了回来,质问她为何如此粗鲁无理,有什么权力从客人手中夺取衣物?她显然也意识到自己太过分,后退两步,但是没有任何歉意,只是不再跟我纠缠。

此番遭遇令人感慨系之。一路上我们被那些文明礼貌待客的驿栈给惯坏了,完全没有想到,还有这样唯利是图,做事不合情理的驿栈。事实教育了我们,并非所有的驿栈都能让朝圣者感到宾至如归。也有的是以营利为目的,斤斤计较,甚至为了小利而牺牲环境和水资源。

不过公平地说,我的做法也并非无懈可击。既然入住了人家的驿栈,就该守人家的规矩,无论这规矩如何不合理。话虽如此,把又轻又薄的速干T桖衫放到一个洗衣机里转上半天,仍然不可想象。如果她们的动机是通过洗衣机赚取蝇头小利,我们完全可以支付给她们3个欧元,但是仍然不会使用她们的洗衣机。不过,这家驿栈的卫生条件还是可以的,满足了我们睡觉的基本需要。

这只是一个不愉快的小插曲,几秒钟的功夫就过去了。漫漫朝圣路,什么都可能发生。这点儿小事根本不算什么。

因为还没有到晚饭时间,我和杰森到镇上散步。我们来到了一处儿童游乐的场地,有两副秋千和一个滑梯。有两个四五岁的儿童在这里玩耍,她们的妈妈在旁边玩儿手机。

杰森荡了一会儿秋千,餐馆营业的时间到了。我们又回到了当天下午的那一家餐馆,发现鲍勃在里面坐着喝啤酒。他入住的驿栈提供晚餐,在等餐的时间,我们又聊了一会儿。就是从鲍勃那里,我知道了在欧洲有一款搭顺风车APP,叫Balabala Car。鲍勃说自己很喜欢这款软件。

鲍勃说,如果想知道披萨好不好吃,只要看看孩子喜欢不喜欢就可以断定。鲍勃说自己的脚上起了水泡。我说我也起了。鲍勃很有经验的样子说,起了水泡千万不要挑破。如果不破,里面的液体还有可能被身体吸收,也不会发生感染。

他听说我的脚上也起了水泡,把自己随身带的水泡贴送给了我。那是一个椭圆形的,类似于创口贴的胶布。我的水泡一直没破,那个水泡贴也一直呆在牙具袋里。

杰森当天没有写日记。

话题:



0

推荐

中西随想

中西随想

34篇文章 1次访问 8分钟前更新

观察事实,寻求真理,记录思想。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