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中西随想 > 一个中国少年的朝圣之旅——第16天(上)

一个中国少年的朝圣之旅——第16天(上)

朵丽丝的转型之路

赛尔迪奥 至 潘度艾雷丝 (19.8公里)
2018年8月4日

半夜睡得正香,被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吵醒。原来旁边上下床的两位朝圣者,正在整理背包。其中的一位,就是前些天在路上遇见的那位已经走了上千公里,磨破了一双徒步鞋的意大利武术教练!

我以为天要亮了,看了手机,才不到3点半。起身来到院子里,夜里的凉气袭人,不由得打了个冷战。只见满天繁星,村子里静谧无声。我压低了声音,问武术教练,为什么这么早出发?得到的回答是,他们还没有走过夜路,想尝试一下黑天走路的感觉,也是为了避开白天的阳光暴晒。

当时天还没亮,一轮弯弯的月亮,悬挂在天空。我掏出手机,拍了一张夜景。

我问武术教练,天这么黑,有没有谷歌地图导航?会不会走迷路啊?他顺手掏出手机,给我看他的导航神器。这是一款专门针对欧洲线路的徒步导航APP,名字叫Europe3D,功能十分齐全,更符合驴友的需要。

我当场下载到手机上,想等途中休息的时候熟悉一下。此前用谷歌地图导航,虽然最终不至于偏离大方向,但是谷歌指引的路线跟朝圣之路的官方路线经常不一致,往往把人导引到机动车道上。

后来发现,如果我不起床,他们走不了。因为我睡的折叠床,挡住了他们的一些私人物品。昨晚驿栈老板安放折叠床的时候,旁边的他们已经睡觉了,不知道哪些是他们的物品,也没想到他们会在凌晨起床出发。其中一个人的牙刷还掉在了我的床下面。看来,我和武术教练的凌晨互动,是前一天晚上就已经预设好的程序。

送走了两位以后,我到杰森的床边看了一下,发现他蜷曲着在酣睡,枕头和毯子也蹬到了地上。我帮他捡起来重新盖上,他浑然不觉。

昨天他说也感到脚腕酸痛。背着沉重的背包走将近二十公里,无论对于大人还是孩子,都不容易。杰森不但做到了,而且还非常乐观。每次到达住地,我问他怎么样,还能继续往前走吗?他说能啊,有时候甚至还跑几步,证明自己还有力气。

这次他用行动证明了自己能吃苦,也有耐力。

经过这一番折腾,我的睡意全无,索性把手机打开,想把漏记的游记补回来。结果发现,漏记的天数太多,理起来还不那么容易。最初的几天是用文字。后来因为路上的时间太长,又累又饿,实在没有可能每天都记。

再后来,大约一个星期以前,开始用微信语音留言的方式口述,准备日后有时间再转换成文字。结果发现,到底是第几天,到了什么地方,住在哪里,做了什么等等,要想准确地回忆起来,其实并不容易。于是,我对照着照片和语音留言,趁着记忆还新鲜,把每天的大致内容整理了一遍。

6点钟多钟,天还没完全亮,人们就三三两两地起床,整理东西。他们从我们床边走过,而旁边睡在地上的两个男女,似乎并未受到影响,照样酣睡。我把杰森叫醒,我们摸黑整理好背包,出了驿栈。

今天的目的地也不太明确,可能是Llanes,距离25公里。从驿栈出发,大约10多公里,就离开坎特布里亚(Cantabria),进入相邻的阿斯图里亚斯(Astrurias)。我们路上会经过一个叫做考乐布雷(Colombres)的小镇,小镇的一半在坎特布里亚,另外一半在阿斯图里亚斯。

今天也将是漫长的一天。在过去的几天里,每天都在烈日下暴走十多个小时,有两天甚至超过了12个小时。准确地说,我们不是一直在走:我们几乎不放过任何有意思的植物动物和景观,走走停停,所以用的时间长。

也有的时候,我们故意走弯路,也有的时候还迷了路。前两天大部分时间在机动车道上,经常有汽车呼啸而过,无法使用手机的录音功能。今天这一段路是山路,比较安静,可以边走边补记前两天的游记。

上午8:30分左右,朵丽丝从后面赶了上来。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在第5天。这次我们边走边聊,在一起走了大约一个多小时,她给我讲了自己的故事。

跟许多朝圣者一样,朵丽丝这次来走朝圣之路之前,生活和工作发生了转折。她来自德国慕尼黑,以前在当地的一家汽车协会办的杂志社工作。这是一家专业的杂志,主要收费来源是厂商的广告费。曾经有很长时间,杂志的收入颇丰,朵丽丝和她的同事们也过得不错。

但是随着大众社交媒体的兴起和传统媒体的衰落,她们的杂志订数开始锐减。朵丽丝和她的同事们感受到了压力,向领导提出转型的建议,没有得到采纳。

直到两个月之前的一天,杂志社的领导把她叫到办公室,告诉她因为无法承受亏损,杂志要停办了。就这样,朵丽丝丢了工作。

随后的一段时间,朵丽丝在失业中精神也受到了打击。然而,就在上个月,事情出现了转机。总部位于慕尼黑的宝马公司,招聘一位公关人员兼任总经理撰稿人。朵丽丝通过了面试,得到了这个职位,无论是报酬还是工作内容,都胜过杂志社的工作。

报到的时间定在10月初,朵丽丝有两个多月的空闲时间,于是决定来走朝圣之路。朵丽丝说,具有讽刺意义的是,就在她供职的那个杂志社宣布倒闭之后的几天,收到了来自西门子的广告业务,但是可惜太迟了。

不过到了这部田地,朵丽丝已经无所谓了。因为对她来说,杂志社的倒闭,其实是因祸得福。

朵丽丝的故事,我一点儿也不陌生。那家杂志社的故事在中国和世界各地正在发生。我发现这个很有意思。跟在中国一样,在德国,媒体人也是公关行业的宠儿。看来这两个行业之间有天然的联系,而一些大型企业都懂得这一点。在中国,有无数的媒体人流入了阿里腾讯这样的一些互联网公司,是同样的逻辑。

(就在上个月,朵丽丝给我留言,说她已经顺利地通过了6个月的试用期,转为宝马公司的正式员工。在新的岗位上,她有很多机会接触公司的高层管理者,视野比原先更加开阔。迄今为止,已经为总经理撰写了几篇对外讲话稿了。)

8:47分左右,我们穿过一个桥洞,在机动车道边上走了大约两公里。这时候从后面赶上来一位黑衣黑裤的朝圣者。只见他背着一个斗笠,上面挂着一个贝壳,表明他是一位朝圣者。他后面斜背着一个像瑜伽垫大小的铺盖卷,左边挎着一个很小的背包,右手拎着一根登山杖。

迄今为止,这是我们见到的最贴近古代朝圣者的装束,颇有中国古代侠客之风。他超越了我们,一言不发,只顾向前赶路。我从后面给他拍了一张照片。

9点钟之前,我们向左拐上了一座桥,桥头的两座二层小楼几乎是悬挂在河边,靠着柱子的支撑才不至于倾翻下去。这两个小楼分别漆成粉色和橘黄色,构成了一景。

桥下的河面上有几只渔船,平添了几分静谧的气氛。过桥以后,朝圣之路的箭头指向左边,我们离开公路,走上了一段小路。在爬过一个上坡之后,回头看刚才路过的那座桥,有5个拱形桥洞,跟桥头的彩色小楼一起,构成了一个美丽的画面。

这个时候,迎面驶过来一个农用拖拉机,装载的麦秆很宽。为了躲避,我向路边的农田里迈了一步。就在身体失去平衡的瞬间,我抓住了电子栅栏的一根细线,手指被电击得又麻又疼,下意识松开了手。这是我头一次领教这种电子栅栏的厉害。

穿过村庄的时候,对面走过来一位步履蹒跚的老太太,一手拄着一根手杖,另外一只手推着一个小的购物车,一步三摇,缓慢地迎面走来。杰森小心地从她身边经过,还回过头来仔细端详了她。

这一带的河谷两岸,是一些零零散散的民房,白墙红瓦,点缀在绿树和花草之间,风景如画。路边又出现了一个水泥路标,既有贝壳图案,也有箭头。杰森在路标上面放了一块砖头大小的石头。

不远处又出现了一个古老的路标,上面的贝壳图案和大写的字母隐约可见。路标的四周,是精致的图形,虽然已经被岁月和风雨打磨得有些模糊,还是能看得出完整的轮廓。这个不知名的小村庄,有一个超小型的教堂。从规模大小来看,更像是一个屋顶带着十字架的交通岗亭。杰森站在门口,向里边张望了一会儿。

推荐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