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中西随想 > 一个中国少年的朝圣之旅——第19天

一个中国少年的朝圣之旅——第19天

走入穷途末路
潘纳雷斯德普利亚至拉伊斯拉(27公里)
2018年8月7日
Hotel La Isla
 
早上7:15左右离开驿栈,外面是阴天。出村不远,左边一排石头砌成的围墙,每块石头上都画着五颜六色的图案,煞是好看。其中还有一个朝圣之路标志的十字。旁边一个木桶上,别出心裁地画着一些国家的国旗图案。
 
继续往前走了大约十多分钟,来到一个岔路口,从路边的标志上可以形象地看出,这一带的海岸线也有地下暗河(Bufones),可以喷出水柱的那种。路边的小花争奇斗艳。一个半圆形的石头砌墙上,一幅绿色的壁画,标明进入了库艾雷斯村庄(Cuerres)。
 
这个村庄,隶属于利巴迪赛亚(Ribadesella),这里有一座历史悠久的古镇,很久以前是一个渔村。新城区的建筑和郊区的别墅,大多建成于十九世纪末或者二十世纪初,也都十分考究。跟此前在北部海岸线见到的一些地方一样,这里的建筑大多来自南美西班牙裔的富人的投资。
 
距离不远,就有一个闻名遐迩的石窟,其中有好几幅史前的壁画,上面可以清晰地看出骏马的图形。我们没有去参观石窟,一是需要提前预约,二是会打乱我们的行程。
 
上午9:06,杰森发现路边两只蜗牛正在交配,紧紧地缠在一起。为了保护它们不被过往的车辆或者行人踩压,我们把它们移到了草丛里安全的地方。不知道是不是违背了它们的意愿。
 
一个路碑上,被人放了一块硕大的石头。杰森只好捡了一个小石头,放到大石头的上面。
 
11:00,进入城区,地面上用黄铜镶嵌在水泥路面上的朝圣者标志贝壳,十分醒目。杰森站在贝壳前的双脚,明显看得出长途跋涉的痕迹。
 
转瞬来到海边,这里的沙滩呈灰黑颜色。有无数的人在练习冲浪,也有的人在划帆船和独木舟。这里的海滩也是有名的,叫作Santa Marina Beach。
 
下午12:30,路过一个叫做阿拜欧(Abeo)的小村庄。大约一个小时以后,来到拉维加(La Vega)村庄。路面上一条黑色的毛毛虫,被十几只蚂蚁围追堵截。虫子不断地蜷曲扭动身体,拼命摆脱蚂蚁们的撕扯,怎奈蚁多势众,穷追不舍,前赴后继,眼看虫子力有不逮,一场恶斗,输赢已成定局。杰森近距离观察到一场寡不敌众、弱肉强食的厮杀,看得心惊肉跳。
 
从这一带开始,发现每家每户的房屋旁边,都有一种阁楼式的屋棚,四个角上各有一根立着的石头支撑,在石头与木质横梁的接触部位,是一块石板。棚子的四周有栏杆围住,也有的屋棚是完全封闭的。每个屋顶铺设红瓦,有一个梯子连接地面。也有的人家,把屋棚的下面一层,当成了车库。
 
跟许多村子一样,教堂必不可少,无论如何简陋。教堂一侧的墙壁上,窗户封死了,却在窗洞里镶嵌了一幅壁画,画中的人物栩栩如生,尽管我们不知道其中的典故。
 
下午15:37,杰森和我沿着海岸线,向西来到一片悬崖峭壁。这里的地形地貌,有利于形成bufones那样的地下暗河。
 
沿着一条小路,我们走进了一片灌木丛。只见脚下的路越来越窄,也越来越显得人烟稀少。再往前走,面前是一个一人来高的陡坡。杰森和我心生疑虑,担心前面断路了,无法继续前行。但是走了这么长的路,再掉头返回,又心有不甘。
 
于是,我把杰森托举着,帮助他爬上了陡坡。随后,我把背包卸下,用登山杖撑着,先递了上去,随后手攀着坡上垂下的藤条,费力地爬了上去。
 
到了坡顶,发现几乎完全没有路。如欲前行,需要披荆斩棘。这个时候,右边是大海,耳边风声呼啸,四周是密不透风高可没人的灌木。我们每前进一步都非常吃力,需要拨开灌木,还要小心一些带刺的蒺藜。眼见得无法继续前进了。
 
没柰何,我们只好原路返回。那个好不容易才爬上来的陡坡,下去比上来更难。杰森人小身轻,拽着我伸出去的登山杖,三下两下到了坡底,剩下的坡段,他蹦蹦跳跳就下去了。轮到我,则麻烦许多。跟上坡时一样,先是把背包卸下来,贴着草地滑下去,再攀着树枝杂草,颇费了一些周折,才下得坡来。
 
下午17:06, 终于走出了那片灌木,回到了朝圣之路主路。路边一排指路标牌,令人眼花缭乱。杰森的情绪没有受到走错路的影响,照样有说有笑,喋喋不休地讲他和同学玩电子游戏的经历。
 
17:32,路过一片桃木林,我从倾倒的一根桃木树枝上取料,给杰森制作了一根新的桃木棍手杖。他原先的那根已经被他磨损得只剩下一米左右了。考虑到他磨损得紧,新的桃木棍比他高出一头,应该足够他折磨到圣地亚哥了。我还用艾福德老人送的那把小刀,把棍头削得尖尖的,防止被它戳成絮状。
 
这一次他开始知道珍惜,把桃木棍轻轻抬起放下,完全不似之前那样,重重地戳在地上。
 
18:40,进入卡拉威亚(Caravia)地界,杰森发现路边的草丛里,有一只螳螂,身长足有半尺,腿长也有二十公分。奇妙的是,这个螳螂立在草丛里,一动不动,让人完全无法分辨是虫还是草。
 
卡拉威亚的海边,别有一番景致。这里没有沙滩,海岸边一片一片的礁石,远远看去错落有致,煞是好看。
 
只是在大片的礁石中间,才见到稀薄的沙滩。在这里,沙子显得稀缺。
 
到了20:24,太阳还没有落山。经过大约13个小时的跋涉,我们终于抵达了拉伊斯拉(La Isla),入住了路边的一个酒店,名字恰巧叫Hotel La Isla。
 
当天杰森没有完成日记。



推荐 1